大風中飛來磚頭 他被砸成十級傷殘 告了10個人 索賠22萬

太阳明星 2019年12月07日 11:09:20 阅读:16 评论:0

原標題:告了10個人 索賠22萬

12月6日上午,在成都天府新區成都片區法院,一起不明拋擲物、墜落物損害責任糾紛案件開庭。

去年7月份的一次暴風暴雨,天府新區華陽街道一處麻將館的玻璃突然被墜落磚頭擊碎,玻璃碴和磚頭一同飛向正在打麻將的王仕倫。事后,經鑒定,王仕倫被鑒定為“右側顳頂枕部凹陷性、粉碎性開放性顱骨骨折、創傷性蛛網膜下出血、顱腔積氣遺留腦軟化灶形成伴神經功能障礙屬十級傷殘。”

一紙訴訟,王仕倫把周圍居民、麻將館老板和麻將館房東業主一起告上法庭。

飛來橫禍:

打麻將被飛來的磚頭砸中

去年7月2日下午,成都雙流居民王仕倫在天府新區華陽街道的一處麻將館打麻將。當天,成都天府新區下暴雨伴大風,狂風驟雨之間,麻將館的窗戶玻璃突然被磚頭擊碎,碎落的玻璃和磚頭渣直接打中王仕倫的頭部,王仕倫當場昏迷。

事后,王仕倫被送往四川寶石花醫院救治,住院40天。經診斷,此次事故造成王仕倫右側顳頂枕部凹陷性、粉碎性開放性顱骨骨折、創傷性蛛網膜下出血等。此后,為了確保身體恢復,根據醫囑,2019年4月15日,王仕倫前往四川大學華西醫院上錦院區進行顱骨修復手術,前后花費醫療費近9萬元,因無力支付巨額醫療費用,至今尚欠四川寶石花醫院醫療費4萬余元。

王仕倫的女兒透露,手術時,取出來的除了碎骨頭,還有磚頭和玻璃碴。到底是哪一戶人家掉下的磚頭?王仕倫不清楚。

在王仕倫提交的起訴書中表示:“麻將館受損窗戶北側的8棟以及8棟北側的11棟樓均有由彩鋼瓦覆蓋的建筑物,彩鋼瓦上還壓了紅磚等物體,且有被大風刮翻的痕跡。”

王仕倫認為,事發地北側的8棟1單元、2單元、3單元,8棟北側11棟的8單元、9單元、10單元11單元樓頂的違章建筑物、擱置物均有造成自己受傷的可能。除了這些以外,王仕倫覺得麻將館房間窗戶玻璃沒有使用安全玻璃,也是其受傷的原因。

一紙訴狀:

經鑒定為十級傷殘索賠22萬

王仕倫一紙訴狀,將事發地周圍住戶以及麻將館老板、麻將館房東業主一共10人,一起告上了法庭。12月6日,該案在成都天府新區成都片區法院開庭。

按照起訴書請求,原告王仕倫希望10名被告共同承擔原告(王仕倫)醫療費88666.18元、住院治療護理費9840元、營養費3000元、住院伙食補助費2820元、誤工費22549.55元、傷殘賠償金84256元、精神撫慰金5000元、傷殘鑒定費2000元、交通雜費788.47元等,共計人民幣約22萬元(220248.20元)。

12月6日當天,王仕倫戴著帽子出庭。“現在隻要天氣冷,我就會頭痛。如果出太陽,我也不敢出門。”王仕倫透露。他的女兒向記者提供了由四川華大司法鑒定所出具的鑒定報告,報告的鑒定意見為:“王仕倫右側顳頂枕部凹陷性、粉碎性開放性顱骨骨折、創傷性蛛網膜下出血、顱腔積氣遺留腦軟化灶形成伴神經功能障礙屬十級傷殘。”

之所以把麻將館經營者、麻將館房東告上法庭,王仕倫覺得麻將館方也有責任,“麻將館房間窗戶玻璃沒有使用安全玻璃,也是其受傷的原因。”

說法不一:

法庭在休庭后進行調解

趙某某是麻將館老板,其代理律師在庭上表示,趙某某不應當承擔責任。“第一,被告沒有侵權行為,原告受傷與被告沒有因果關系,被告就原告受傷沒有任何過錯。第二,原告王仕倫已經按照合同法的規定選擇了娛樂服務合同糾紛,進行了訴訟。並經天府新區法院判決,駁回了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,該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。原告再次選擇侵權責任提起訴訟,已構成重復起訴。據此,請求人民法院判決駁回原告對被告的起訴。”

麻將館房東業主左某雲也成了被告,事發當天,左某雲並不在現場。“第一,左某雲是該小區5棟7單元的業主,屋頂上沒有磚頭,也沒有搭建彩磚瓦,也沒有致害物件,沒有致原告受傷的可能,我方沒有過錯。原告受傷與我方無關。第二,致使原告受傷的磚頭是因屋頂被吹翻,磚頭並非左某雲的,磚頭的來源是左某雲房屋對面的屋頂的違章搭建擱置物,故從致害磚頭的來源和運動軌跡,均能証明被告左某雲不是可能加害的建筑使用人,更不是侵權人。第三,原告聲稱的房屋二樓未能提供安全,應當對原告受傷承擔責任,沒有任何事實和法律依據。”左某雲代理律師表示。

居民左某革是被告之一,被告左某革代理律師在庭上表示,“現場証據証明,致使受害人受傷的物件是磚頭。根據我方提供的証據及原告方提供的証據來看,我方屋頂經受大風刮后完整無損。根據鐵皮大桶的印跡來看,上面根本沒有磚頭壓過的痕跡。綜合來看,我方能夠証明自己不是侵權人。”

法庭審判長表示,根據法律規定,在宣判前可以組織當事人進行調解,法庭在休庭后組織各方進行調解。如果雙方不能達成同一調解意見,案件將定期宣判。

(責編:袁菡苓、羅昱)

标签:原告被告

评论